1. <var id="503gz"><label id="503gz"><ol id="503gz"></ol></label></var>
          1. <input id="503gz"><label id="503gz"></label></input>
            <var id="503gz"><cite id="503gz"><u id="503gz"></u></cite></var>

            背景_15.jpg

            德堡關停、軍運會患病選手……疑竇叢生的美國疫情源頭
            作者:zyjzhao           時間:2021-08-13 11:23:56

            本文轉自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】;


           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管筱璞 李云舒報道“為什么我們一談論到美國,就沒有問題,沒有調查,沒有媒體報道?”從數十萬米外的太空凝望地球,美國在25個國家和地區設立的200多個生化實驗室如星羅棋布,一名海外網友不禁發出“靈魂拷問”。近日,新華社發布了一條高空“檢閱”美國生化實驗室的視頻,引發廣泛關注。


            當前,德爾塔變異毒株來勢洶洶,拉姆達變異毒株暗流涌動,新一波新冠疫情正席卷全球。全球確診病例已超2億例。其中,人口數僅占世界4%的美國,確診病例數卻高達18%,是累計確診病例最多、累計死亡病例最多的國家。幾乎所有美國人都生活在新冠病毒傳播率為“高”水平或“大量”水平的地區。


            “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”,從未“拉平”的疫情曲線,與美國政府在疫情防控、溯源調查等方面一系列反科學反常識的政治操弄不無關系。美國疾控中心(CDC)主任瓦倫斯基直言,面對如此嚴峻的疫情,美國一些政客仍不思抗疫,而是鼓噪對華調查,目的只有一個,無非就是想讓中國做“替罪羊”,轉移國內民眾視線,試圖掩蓋他們的無能、無德和無恥。


            病毒溯源,已被美國政府視作針對中國最具殺傷力的武器之一。種種跡象表明,首先報告疫情的國家不一定是病毒起源國,更沒有理由遭受“污名化”攻擊。有專家提醒,倘若在這個議題上被對方“扣了帽子”、扭曲了事實,或許將承擔不亞于輸掉一場戰爭的代價。


            今年3月30日,中國-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報告發布,基于中外專家在武漢歷時28天的聯合調研,確認新冠病毒“極不可能”通過實驗室引入人類,沒有證據證明“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是新冠病毒最初來源地”,調查其他國家的潛在早期傳播“是重要的”。


            7月16日,世衛組織通報第二階段新冠溯源工作計劃,卻讓人大跌眼鏡。美國政府隨意推翻世衛組織此前的研究結論,進行政治化操弄,削弱了世衛組織的公正性和權威性。有報道稱,美國之所以批評世衛組織第一階段新冠溯源研究小組缺乏代表性,并聲稱其受到中國政府干預。其目的是將其盟友和本國的專家列入第二階段研究小組名單。


            在世衛組織要求中國配合第二輪調查后,多國聯名致函世衛組織,認為這是在將科學問題政治化,極不可取。


            7月30日,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趙立堅公開回應,“美國才是世衛組織獨立、不受干擾履職的最大破壞者?!笔聦嵣?,悍然退出世衛組織,動輒以停繳會費威脅世衛組織行動的,是美國;公然把疫情污名化、病毒標簽化,干擾世衛組織協調全球抗疫行動的,是美國;對世衛組織“合則用、不合則棄”,對多邊主義“合則用、不合則棄”的,還是美國。


            如果美國真的透明負責,有必要公布并檢測本國早期病例數據、邀請世衛專家調查德特里克堡和海外200多個生物實驗室、調查北卡羅來納大學,以及公布參加武漢軍運會的美國軍人患病病例數據。拋出大家共同的疑問后,趙立堅正色道:“新冠病毒要溯源,政治病毒也要溯源?!?/span>


            “該病毒潛伏期為5-7天,比SARS更容易傳播,可能由癥狀較輕的個體傳播。病毒主要通過飛沫傳播,也有氣溶膠傳播的可能性?!?019年10月18日,就在武漢軍運會開幕當天,美國多個組織機構進行了一場高級別全球流行病演習“事件201”,模擬了一種新型人畜共患病冠狀病毒(CAPS)的暴發。根據假設的傳播軌跡,這種病毒起初由蝙蝠傳播給豬,再傳播給人,最終在人與人之間傳播,通過航空旅行傳播到葡萄牙、美國和中國,進而引發全球大流行。


            “事件201”演練結果表明,該病毒只需要6個月就能在全球傳播。由于疫情擴散,各國之間停航、實施邊境管制,旅游預訂率減少45%;社交網絡上充斥不實資訊、虛假消息,恐慌情緒蔓延;與此同時,疫情將觸發全球性金融危機,各地股市暴跌。


            盡管主辦方聲稱:“我們模擬的是一種虛擬的冠狀病毒大流行,我們明確聲明這不是一次預測。相反,我們強調的是在一場嚴重大流行中可能出現的挑戰和預防措施?!钡c現實高度重合的脈絡,還是讓人感慨“好像手握劇本”。

            1.jpeg

            (制圖:張寒 邢婷婷)


            不僅如此,早在2019年12月,新冠病毒就已在美國至少5個州存在并傳播,早于美國首例確診病例報告時間;2019年7月,德特里克堡發生嚴重安全事故被關停,附近出現癥狀與新冠肺炎高度吻合的“不明肺炎”,后被解釋為與電子煙有關,但已在美暢銷12年的電子煙此前從未有此報告;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教授拉爾夫·巴里克2008年發表了一篇詳細記錄設計、合成并激活一種SARS樣冠狀病毒方法的論文,經驗證這種人造病毒能侵襲人類呼吸道纖毛上皮細胞;武漢軍運會上,5名美軍運動員被傳出突患瘧疾,并被美國用專機接走,相關病例數據至今未公開……


            種種事實,讓人疑竇叢生,而美國此時則選擇沉默和失聲。有專家指出,病毒進化是可以把“病毒起源于哪兒”這個問題說清楚的。只要采集到各地的早期病毒,觀察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,通過建立進化樹,可以計算其差異,從時間和變異位點看出究竟是什么時間傳播的。這需要多國聯合溯源。


            美國《連線》雜志網站刊文稱,一些美國政客、媒體并不想要一個答案,只是想利用病毒溯源這一漫長且復雜的科學過程,加深人們的疑慮,朝中國“潑臟水”,轉移美國國內政治矛盾的焦點。


            美國《全球策略信息》雜志社華盛頓分社社長威廉·瓊斯分析,新冠病毒已經成為一種政治工具,被美國政府利用來算計中國、阻撓中國的發展,并阻礙其對世界發展作出更多貢獻,導致世界離戰勝疫情的目標越來越遠。


            責聲明:本文由依帕克斯(www.inblogit.com)攥寫或轉載并發布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。文章內容僅代表本文作者或原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站立場。轉載需注明來源及作者姓名。如內容(包含圖片、視頻、音頻、文字)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來郵告知,經本站核實后立即刪除